首頁 >> 正文
我們母女被“全能神”開除了
2018年06月26日
來源: 飛天陽光網
【字號: 】【打印

?? ?迎著朝陽,伴著微風,漫步于迎賓湖畔,看著母親久違的笑臉,享受著“四口之家”的幸福快樂,現在擁有著的,才是我真正想要的生活。然而,在這之前的十年,我一直生活在恐懼和痛苦之中,生活沒有一絲陽光,這一切,只因為我無知且愚昧的信了“全能神”。

????我叫王錦蓮,今年55歲,是甘肅省嘉峪關市的一名退休職工,曾在“全能神”中從事過接待、教會帶領工作。2008年,我懷著對“全能神”能治病的初衷加入了“全能神”組織,不僅把自己陷進去,還不顧家人的反對,潛移默化地將70多歲的老母親拉進了“全能神”。進去后,我一邊上班,一邊要參加“全能神”各種活動,自己的業余時間和心力幾乎全部交給了“全能神”。

????在加入“全能神”期間,自己也害怕過,猶豫過,那是2014年的一天,我們教會的一個書庫被家人舉報,一起的一個姊妹被抓判刑了,那個時候我特別害怕,怕牽出自己,也進了監獄,想退出來又一時下不了決心。大家推舉我當教會帶領,我不想干,她們給我做了大量的工作,推拖不過我就當了帶領。其實教會帶領就是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的“基層領導”,在聚會中,我也不想學“全能神”的什么講道、工作安排,我經常跟自己念叨,“早晚我要倒下”,“早晚我要淘汰”、“信神就是讓我死得快點”,因為我有類風濕,是不死的癌癥,希望死的時候來得快一些,不要受罪。

????就這樣在痛苦和煎熬中,到了2017年,那一年,一場變故讓我徹底看清了“全能神”的丑惡嘴臉。那是2017年的1月,我出了車禍住進醫院,前后四五個月沒有參加教會生活,我本以為自己出事了,我一直信賴的組織會給我關懷,但讓沒想到的是,治療期間,沒有一個姊妹弟兄來看我一眼。不僅如此,她們還認為是因為我信神不好,應該受到神的懲罰。那一刻,我對“全能神”徹底失望了。

????當因為車禍我被“全能神”“開除”之后,我的母親也被“開除了。我的母親已經80歲了,以前就是在家里接待聚會,保管個“全能神”的東西,對每次接待母親都很用心,教會帶領也都是吃住在我母親家里,但因為母親年齡大了,身體越來越不好,有些耳聾眼花,記憶力也不行了,接待之類的工作慢慢的也做的少了。2017年6月,“全能神”上面的說報的人員數字水分太大了,要擠水分,把不參加聚會的、年齡大的、有病的、心思渾濁的都不要了,要把一半的人當做空氣、水分擠掉。最終我母親被“全能神”開除了。

????現在,我很后悔加入了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,也慢慢的明白了“全能神”就是邪教組織,當看到你有精力、有房子,能給它們無償奉獻的時候就用你,給你帶高帽,說你是追求“真理、道路、生命”,當感覺你沒有什么用處的時候,就說要審判你、刑罰你、開除你,甚至在教會中侮辱你,給你扣上很多屎盆子,說你狂妄自大、目中無人,說你自私卑鄙、人性惡毒,說你詭詐奸邪、謬妄無知,沒有丁點寬容、包容和憐憫之心。他就是利用大家對部分“洋宗教”的崇拜,宣揚只有“傳道”、“吃喝神話”才是最重要的歪理邪說,通過“洗腦”進行精神控制。現在我知道還有一些信徒或遠走他鄉或變賣家產,全部奉獻給教主“趙維山”,致使家中老人無人贍養、孩子無人看管,本來幸福和睦的家庭支離破碎,這些都讓我覺得心痛、慚愧。

????我希望通過我慘痛的被“開除”的親身經歷,來告訴還在愚昧的信仰“全能神”的人們,早點醒悟、早點退出、早點回歸正常生活,我在此公開表態退出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,希望深陷邪教人民也早點脫離邪教,早日回歸社會。

【字號: 】【打印】【關閉

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039470
十一运夺金开奖视频